漫议战疫民俗文化事象分析

漫议战疫民俗文化事象分析

春寒已过,冰河消融。相信不少人与我一样,因一场猝不及防的大瘟疫被迫宅家防控。经历了这段特殊时光,乍现柳暗花明,思维也开始有些活跃。不久的将来,我们会否慢慢淡忘这次没有硝烟却无比惨烈的战争。其时人们在那段刻骨铭心的漫长等待中,焦虑、无奈、激愤、伤痛、悲悯以及各种情绪汇聚下引发的争议、“口水”仗,当是文化现象的聚焦,其中蕴藏的民俗文化值得玩味。

一、戴与不戴的口罩

正当全国人民准备辞去旧岁,以喜悦的心情迎接庚子鼠年时,却在湖北武汉暴发了新冠疫情。其因极强的传染性,被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。疫情继而在全球迅猛蔓延,人类的命运受到严重挑战。在中国,防控疫情对普通民众的要求首先是出门戴好口罩,居家隔离的甚至在家里也得戴。也有个别不愿戴口罩而被强制的情形,但总的来说大家也都认可、接受,没感觉有什么违和;毕竟平时去人多的地方,或为防雾霾,或怕人骚扰(多为明星)也都戴,并不觉得奇怪。甚至民间艺人的剪纸也给驱鬼镇宅的门神戴上了口罩。没想到当新冠疫情在欧洲、美洲暴发后,普通人戴不戴口罩却成为争议的一个焦点。有报道说,在英国一位中国留学生戴口罩上学被打;2月26日意大利一名议员马特奥•奥索在议会开会时戴口罩,被在场人员质疑讥讽,指责其无病戴口罩制造恐慌。该议员气得摔话筒怒怼:我去过三个疫区,戴口罩是自我防护,也是为你们好,招惹谁了。。其实,他真地招惹了别人——西方的传统,口罩的确仅限于病人戴。医生工作时戴则是怕口水溅到病人,当然也怕病人的传染。此外倘戴口罩就会被视为怪异。哪怕到了疫情已在全球肆虐,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上也依然不戴口罩,似乎在表明无需恐慌和坚守传统。而日本、菲律宾等亚洲国家则并不忌讳无病戴口罩。日本人平时爱戴口罩就如同欧美人爱戴墨镜,俨然成为一种习性,个中原因,一曰防花粉;二曰防细菌;三曰防异味;四曰保温保湿;五曰不想和人说话;六曰避免接触陌生人的尴尬;七曰可美颜,且时尚。在韩国首尔,于2月6日举行的花样滑冰四大洲锦标赛,给世人印象最深的是观众几乎都戴着口罩。这就是不同的东西方文化。只限病人戴口罩,而病人又能自觉地戴口罩且不被歧视,会节约很多社会资源,也是文明程度的体现。但面对像新冠肺炎这样的大流行(其病毒还属未知又传染性极强),且有不少尚在潜伏期或无症状患者就在你周围晃荡的新情况,是戴口罩还是上呼吸机的选择就现实地摆在面前。所以,戴与不戴,在一般情形下其实没有对错,“一方水土养一方人”嘛;只是病毒却不分国别,更不会认人。当灾难降临之际,仍拘泥成法,刻舟求剑,不知变通,就令人无语了。相信疫情过后我们很多习性会逐渐改变,世上本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。沧海也会变桑田。变才是永恒的,才是自然之法,也是人类生存发展之道。

二、丑与不丑的蝙蝠

公文猫提示:以上内容只展示部分,更多完整内容请下载Word文档阅读,本站内容按照标准公文格式(A4版)对所有的文档进行排版,下载后可直接打印交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