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龙戏三凤共侍一夫_乡村之极品名器乡村美妇

“我要吻了哦,可以吗?”杨羽还特意说了声,就是故意想看看紫舒的难为情的样子,紫舒轻轻地嗯了一声。



“我没听见,到底可不可以?”杨羽故意气她,就是要让紫舒放开,把她的那股骚劲给挖掘出来。紫舒忍着兴奋,又重重的嗯了一声。

 文学



杨羽收起了笑容,将嘴慢慢地凑了过去,紫舒心蹦蹦直跳,很是兴奋,终于要初吻了,这一刻她等了好久了。



自己村里的很多姐妹老早就被男人给睡了,自己却连个初吻还在,早就想破处了,可惜班级那几个男生也太土鳖了,紫舒实在下了不嘴。



杨羽的到来一下子让她兴奋,她甚至已经打算将自己的初吻初夜都给他,就只担心杨老师肯不肯接受。



杨羽本来还没有想把魔爪伸下自己的学生,这是禽兽所为啊。可自己的表姐表妹这么快肯定还不能下手,几个女教师杨羽是正准备打算下手,而至于村里的那些留守妇女,寡妇,村妇们啊,杨羽也已经开始物色。可班级里的几个女同学却表现得比谁都饥渴,哎,这都是杨羽的外貌惹得祸。



杨羽一股浴火冲脑而上,男人一冲动起来,什么事都干得出来。



杨羽一口吻了下去,和紫舒的嘴巴完全贴在一起。



紫舒初尝接吻的快感,感觉好舒服,胸口急速起伏,下面的反应更加厉害了。



初次接吻的滋味让紫舒舒服极致,双手一把搂住了杨羽的脖子,整个人压过去。



这已经是一场战争,发疯,狂野的紫舒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欲望了,感觉一上来,不断地发出嗯嗯之声。



杨羽只感觉自己的舌,头被紫舒凶猛地挑逗着,也被激发了压抑了好久的欲望,双手不顾一切的往紫舒的背后摸,紫舒的身体很滑很细嫩,可紫舒穿得短袖有点紧,双手完全无法往前移去摸她的身子,杨羽干脆把她的衣服拉了起来,一直拉到双手腋下的位置,这时,胸前的饱满便展露出来。



杨羽早就按捺不住,双手一把伸了过去,顿时紫舒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呻吟声,可是第一次被男人摸,这嘴巴被封着,又被强烈的刺激,紫舒的手一下抓住了那里……

整整连续半个多小时,最后一次,紫舒紫舒想死的心都有了,那个尴尬,周一哪还有脸人?

……

次日,又是一个好天气。

农村的鸟儿早就起来找虫子吃了,太阳还没完全出来,整个浴女村还散发着春天露水的那种魅力中,后山还绕着浓浓的雾,前山的桃花好像也像是经历了昨晚的紫舒一样,开得更艳丽了。

杨羽大清早就出了门,要去隔壁村找傻二狗子,而这事,杨羽当然是瞒着所有的人,除了表姐,也只有表姐知道,这个周末杨羽去了哪里,忙了什么,不过表姐都已经在爸妈妹那边想好托词了。

杨羽拿着跟小竹竿,向校长借了点老土的衣服,口袋里塞了张早已准备好的布,还有一簇假胡须,就往山上爬去了。

傻二狗子的村在东面,不过,杨羽要先准着北面的山路,因为整个浴女村就这一条路,无论是去城镇还是去隔壁村都是要先顺着北面的山路爬到山顶,然后在山顶会有分叉到各个地方的小路,主路是通向外面的小镇,其他几条小路要么杂草丛生要么甚至连路都看不清了。

杨羽拿着表姐涂鸦的地图,摸索着找,路上遇到村民就问。

傻二狗子的村叫梨花村,从北面山顶过去还要爬两座山,杨羽这一路走得慌,走着走着,结果没路了:“我列了个去!”这是杨羽的口头禅,在看看表姐那鸡爪样涂鸦地图,都啥跟啥吗。

回头看看,杨羽真想开骂,连后面都看不见路了,自己这是怎么走过来了呢,杨羽只能判断着方向往东走。越走越不对劲,这呀的已经完全迷路了。

这山可靠大的啊,迷失在深山中可不是闹着玩的,杨羽有点担心起来,一旦走不出去,天一黑,这荒山野岭的常有野兽出灭,这不是闹着玩的,可能没有老虎狮子,但是巨蟒毒蛇那是真心多,哪怕是野猪,急了也会冲你而来。

“到底这梨花村在哪呢?我压的别说村子,连个人影都没有,更别提梨花了。”杨羽口干舌燥,心烦意乱,这趟苦差事可真不好干,回去一定要好好的像表姐要点好处。

正在杨羽迷茫之际,看见前方一村妇,杨羽像淹死的人捉着一根救命稻草。

“大姐,这梨花村怎么走?”杨羽边跑边喊,深怕这村姑跑了。杨羽跑到了村妇一看,真是叹息,没想到,这深山里,连个普通的村妇都那么美。

这村妇完全素脸,穿着朴素,看起来才三十几岁的样子,正扛着一棵树,这树可真不小,没个上百斤也有八十吧。

这农村,因为水泥或其他城市的东西很难从外面运输回来,很多东西都是自己用木头或毛竹制作的,比如床,木桌,竹椅,村里都有专门的手艺人。

所以,也经常看到扛树的人,从山上扛到村子,那个累。当然还有更累的,有些人想挣几块钱,就把树直接扛到镇上去卖,因为没公路啊,那只能扛,这浴女村出去,就要扛几十里路,爬过五座山,每天只能扛一棵,每棵给你两块钱,这些,杨羽都是从父亲那听来的,因为父母曾经就是这样扛着树把自己给拉扯大的。那时候的苦,没有人能体会,没有人!

“梨花村?那正好,我这正要把树扛过去卖呢。”村妇停下来休息,非常热情。

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<<<<

原创文章,作者:小, 乐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gwmao.cn/71907.html